欢迎光临本站!
第十五章 神算自嗟 狼狈为奸
  • 小说名称: 第十五章 神算自嗟 狼狈为奸
  • 更新日期: 2020-01-10 15:12:32
  • 小说作者: 鬼谷子
  • 下载地址:  字数有限,下载看完整版
  • 授权: 转载
  • 小说状态: 已完结

相关章节

第十五章 神算自嗟 狼狈为奸

  快乐舫上仅是达官贵人、名门公子,当然,在武林上有一席之地的各方大蒙也是快乐舫的常客。

  快乐舫的四周围绕约有二十来艘的快舟,主要任务是负责接送贵客。

  快乐舫分成两部分。前半是快意斋,专门供达官贵人之用;后半是欢乐斋,则供武林豪杰取乐。

  无论快意或快乐,在快乐舫上的规矩是——快意快乐,不准打架流血。

  当然,每年总有几个不信邪的自以为胳膊粗的人,结果终是在西湖里泡了三天三夜,保证以后只要听到“快乐”两字就屁滚尿流。

  现在,苏小魂和钟玉双在负责接送的小舟上就看见了一个满身横肉的,眉上一道刀痕的家伙绑了数十斤的铁练丢到了湖里。

  钟天双叹道;“祁连山的赫连右文也落的这等下场……”

  苏小魂笑道:“只怕今天被丢的人还多的呢!”

  两人相视一笑,舟一泊于舫垂梯。

  苏小魂笑道:“要快意还是快乐?”

  钟玉双微笑道:“冷大先生和唐雷好象去了快乐?”

  苏小魂一笑当先登上快意舫,右转便直转快意斋。

  快意斋当然是豪华的很,尤其是醉酒美人更是眩目。只是,快意舫自泊于西湖十年来还没有哪个男人敢带了老婆的。

  苏小魂这次无疑又拿了个第一。

  富享受的脸色变了好几回。

  首先,是听说冷明慧和一名年轻汉子到了欢乐斋。

  第二道消息是,那年轻汉子经查证竞是赫然唐家掌门——手上握一颗天下闻名色变的“观音泪”的唐雷。

  接着,便是苏小魂和钟玉双登舫的消息。

  富享受可有点食不知味了。他再笨也知道今晚可能会过的不愉快!所以,他立即下了两个决定。

  第一,立即传令下去,放出“龙凤翔天”的烟火;第二,立刻找住在后舱的那位先生;一个手上经常握着剑胆的中年文士!

  大悲和尚对着空中爆出的烟火大笑,朝六臂法王道:“大和尚上,我们的好戏来了。”

  六臂法王莞尔一笑,却见那玉女舫的速度果真快如玉女穿梭,十丈远距,瞬间便到。

  六臂法王不觉脱口道;“好速度!当真配得上玉女二字。”

  那端,大悲和尚朝掌杆船老大一揖道:“张施主多日不见,别来可好?”

  那船老大老张大笑道:“和尚多礼了。快上来吧!”

  大悲和尚一笑,招呼六臂法王,便双双跃上玉女舫。”

  老张笑道:“两位大师请到舱里去吧,这样走起来才稳。”

  大悲和尚一笑,便带了六臂法王进了舱。

  这玉女防外表是难看的很,里面却大有学问!

  六臂法王才踏入,不觉眼睛一亮!舱的布置并不豪华,却是幽雅的很。

  尤其是壁上一连十六张玉女图,张张俱是六百年来名家之手。

  玉女舫之所以是六大名舫,在于它的画。

  六臂法王叹道:“天下之物,果然不能以外相观之。”

  大悲和尚大笑,朝窗外指向湖面西侧道:“那艘结十二宫灯的?”

  六臂法王凝目望去,点点头道:“完全正确。”

  丁哭只觉两臂上的阴阳母子环自然滑落了掌心,他叹口气道:“两位大师的意思是不喜欢我们哥俩到快乐舫上快意欢乐?”

  “太正确了。”大悲和尚竟很惋惜的道:“和尚我保证你去应试一定可以入选!”

  丁泣已经没有说笑的心情,所以出手。他是觉得,与其说半天废话,不如叫那个人用哭泣的声音来的好听!

  大悲一样在笑,因为丁泣是六臂法王的。

  丁哭看了一眼六臂法王的出手,苦笑道:“这番僧好象还不错?”

  “当然。”大悲和尚笑道:“正宗大手印嫡传。”

  丁哭打量了几眼,还是叹气道:“的确是!”话落出手,击的不是大悲和尚,也不是六臂法王,而是丁泣,丁泣手上的母子环。

  立时,阴阳爆破,母子互生。

  丁哭左、右臂各一套的九子连环,加上丁泣的一十八个环,立时便“泣”了起来。

  只是,丁哭一扬身,搭站于丁泣身上,两人四臂连催,那竖起一串达半空中的三十六环便扣杀而来。

  大悲和尚双目一凝,道:“三十六天罡阵,好!”

  话声一落,大悲和尚一折身。便抢向左侧、大悲指直点向丁哭而去。

  同时,六臂法王亦纳气于丹田,手上结成‘地居诸天教劫印’大手印,见环拍环,直的是一步、一步往丁哭、丁泣跨近……

  冷明慧一到欢乐斋就对唐雷笑道:“依老夫看,那个第五剑胆也在船上。”

  唐雷脸色一紧,四顾一番道:“在哪里?”

  冷明慧摇头,轻笑道:“待会擒下了十一时他才会出来。”

  唐雷点点头,只见这欢乐斋内已有了十七位各地豪杰,至于后头一间间房内还有多少,那就不得而知。

  唐雷心下嘀咕的,是这十七位武林人物中,有两个是他不认得的。

  一个是身着布衣草鞋的人;另一个则是颔下胡须绑了个大蝴蝶的老者。

  便这一眼,已然叫唐雷心下打鼓。

  冷明慧也看见了那老者,心下禁不住一番狂震,急急一扯唐雷,轻声道:“那位胡子上蝴蝶结的,便是和李风雪、申屠夫不齐名的南宫月花!”

  唐雷骇然一惊,眼前这老头竟然是昔日“字内三仙”中的南宫月花?

  他暗惊异着,冷明慧早已一步直越到老者面前,抱拳恭敬道:“南宫前辈。”

  那老者冷哼一声,制住道;“老夫是来欢乐的。”

  冷明慧淡笑道:“晚辈敬前辈三杯。”

  说明,便自伸手取饮南宫月花前方几上的酒杯,咕噜便是一口而尽!

  那冷明慧自斟自酌,而饮下第二杯。当他饮下第三杯时,南宫月花端坐如常,动的是在一旁的布衣少年。

  只见他肩头激动,右手柔弱无骨的便向冷明慧天柱穴拍来!

  唐雷一皱眉,方要有所动;那端的冷明慧已然将酒入口,任令那布衣少年拍到了后头。

  此刻,唐雷已忍不住的瞬间,他感觉到一股杀气自背而来!

  他暗自心里一惊,身子往前微倾,一折一拐,已然掠到了右侧注视后面那人。

  来人约莫四十岁上下,左手是露在袖外,不知怎的,右手却藏在袖中。

  唐雷眉头一皱,只见在座中,除了南宫月花、冷明慧、和那位布衣少年外,个个脸上都露出一丝看好戏的神情。

  唐雷看来人,半晌突然一笑道:“丁十一?”

  “不错!”果然是丁十一,只见他冷冷道:“唐雷?”

  这下,每个人除了讶异之外,兴致也提高了不少:唐雷对上丁十一,怎么说也是好戏。

  因为,丁十一有十一根指头,多出来的一根在右手。

  当然,六根头打出来的暗器,常常和五根头不一样。

  唐雷呢?观音泪已握于掌心之中!奇怪的是唐雷竟然笑了起来,而且笑的很愉快!

  丁十一心里暗骂,等一会叫这笑脸变哭相,西湖沉底非叫他灌上六天六夜不可。当然要比别人多一倍,因为很少人敢对丁十一这样笑。

  唐雷突然说话了,说话的目标竟然不是丁十一,而是冷明慧:“冷大先生,唐雷这下真是多谢了。”

  冷明慧天柱穴被击,转头大是不便,也就省了。直接面对着南宫月花道:“谢什么?”

  “当然要谢!”开头插嘴的是苏小魂,只见他和钟玉双突然一步跨进来道:“你故意让那位姑娘点中穴道,好让唐雷有独自出手的机会。”

  “喂喂!漫着!’唐雷看了那布衣少年一眼,道,“他……不是男的?”

  打从苏小魂进来,只见那布衣少年双目早已一亮;再见到苏小魂身旁的钟玉双,竟似是有一段复杂情绪。

  这下,听到苏小魂叫破自己是女扮男装,当下粉脸已薄怒,再闻得唐雷这一问,更是恼火,一下子似乎要发作了。

  一旁,南宫月花轻咳了一声,嘶哑道:“香香,替爷爷倒杯酒。”

  这位姑娘,便是南宫月花的孙女南宫香香了。只见她哼下一声,放下出手的气机,转而斟起酒来。

  苏小魂一笑,续道:“冷大先生当然早有把握唐兄可以击败丁十一,所以故意在南宫前辈面前猖狂受制,如此以来,不但可以阻止南宫前辈出手,而且可以令唐兄一夜成名!”

  一个是南宫香香,想不到一切尽在人算计中。另一个,则是丁十一。

  这几个家伙好象以为唐雷这小子一定会赢似的。

  丁十一冷哼,一瞥那南宫月花,只见他含笑把酒,竟似默认。

  是可忍,熟不可忍?

  丁十一暴喝,右手自袖中急出,果然是六根指头,指头的五间隔中,夹着的是一双短短的翎羽箭!

  天指翎羽,杀人不备。

  唐雷双目一闪,大笑道:“好!”随之,观音泪出!观音有泪,泪众生若!

  南宫香香冷视场中发展,知道已被冷明慧算计,自是不愿令他如此得心应手。

  此时,一见唐雷出手,暗中便捏了粒珠子在手中,也随之旋打于地。那珠子快若惊鸿,沿地面旋转,悠忽便往唐雷足胫而来!

  苏小魂一笑,暗中手腕一振,天蚕丝已盘住那珠子。

  此时,观音泪和翎羽箭已然咻壑叮当的在半空相遇!

  天指翎羽,撞及观音泪滚汤在周边旋转回力的瞬间,竟一折没入地板,瞬时,又冒出来,一折,再没入,又出!正如巧妇做女红那样穿针引线,快速无比的往唐雷而来……

  六指翎羽,杀人不备。

  果然是别创溪径,此举正是大出乎人家意料之外。

  观音泪呢?

  唐雷含笑而立,任那翎羽悠忽而至。

  忽的,便那翎羽箭已到了跟前时,观音剑已划空一绕,极大一弧倒转回来,正好将那方冒出头的翎羽由半打断!

  丁十一大骇,方自要闪,观音箭已沿地面急速滑来,便一跳,打中了十一右腕外关穴!

  这厢,战斗已然结束;另一端可还刚开始。

  南宫香香那一手珠子盘的功夫,叫苏小魂从中坏了好事,哪肯就此罢休?

  她冷哼一声,腰身一扭便抢近了过来。

  苏小魂淡淡一笑,左肩微沉,右腿一抬便千毫米之间躲过南宫香香的一击。

  同时身势又复一扬,直落到了南宫月花之前,大笑道:“南宫前辈,此一别后不知何时再见,晚辈以杯酒相送。

  说完,苏小魂便自斟了杯,仰饮而尽。

  南宫香香一击未中,又见苏小魂自斟自饮,脸上一煞肃然之色,便又要出手。

  此时,南宫月花突然大笑站了起来,道:“冷大先生计谋过人,得以令今夜反败为胜!

  香儿,还闹什么?走!”

评论区

表情

共0条评论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

随机推荐

点击排行

评论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