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本站!
第十四章 要命一刀 鞠心簇扬
  • 小说名称: 第十四章 要命一刀 鞠心簇扬
  • 更新日期: 2020-01-10 15:11:49
  • 小说作者: 鬼谷子
  • 下载地址:  字数有限,下载看完整版
  • 授权: 转载
  • 小说状态: 已完结

相关章节

第十四章 要命一刀 鞠心簇扬

  冷明慧仰首见一道流星划空往西面而去时,不由得由中大震。

  此时,和庞虎莲对打一十六回合后,第五剑胆已含笑着从城墙外跃入。

  第五先生看那流星去向,淡淡道:“冷大先生想来已有所感应。”

  便此一句,令那平素视生死如浮云的冷明意为之大大震动,口里道:“什么?”

  便此两字,想尽力维持平日心绪,稳定定已所不能,那双手臂竟无法遏止的抖了起来。

  他只觉肚里一道苦水涌上喉。枉费啊!枉费平日自以为学通天机,枉费那天下第一诸葛名号,竟是连独生于死于刀兵也无法相救!

  一丝血丝,由苦水化成、流出口角;那两片唇,犹颤动不已!

  他仰天长叹一口气,蓦地,耳中传来极恸衷嚎!接着,又一道流星壮阔雄伟,往那洞庭方向而去!

  京十八!京十八也死了吗?

  冷明慧只觉身子冷了起来,眼前,那第五剑胆竟也有了一丝讶异和庄重:“京十八啊京十八!于情,于义,你当真可称得上是奇男子一个。”黄泉!一咬牙,军萘利神功如排山倒海而出!

  第五先生轻轻一挫身,幌闪到一旁,此时,迎向冷明慧的是庞虎莲。

  庞家的三天极门和冷枫堡的军萘利神功,正是各善俱长。

  三天极门的天地、天道、天运,各自隐含庄子心法,自是如行云流水,轻描淡写中别俱风韵;而冷明慧手上的军萘利神功则是来自藏密,甚至更远的天竺。其中变化,则以密教真言,大开大破为主,端的是威猛雄阔。

  第五先生在一旁冷眼旁观,见冷明慧行动变化之间并未完全发挥,尤其是自耳后完骨穴、天柱穴,沿至腕中偏历穴的气机送行,大是无法畅通所欲。

  如此看来,冷明慧和天琴先生昔日琴笛一战,其内在所受之伤至今尚未全愈。

  第五先生有了这层看法,又注视庞虎莲的身势变化。

  那庞虎莲在“三天极门”一学上,并未如昔年其兄庞龙莲造诣。只是,和京十八的一战之后的内伤已愈,如此和冷明慧一战下来,最少有了六成以上的把握!

  既是如此,眼前冷明意并非自己出手不可。最重要的乃是查出京十八将那些船艘藏于何处!

  第五先生一想及时,右臂一振,那剑胆急打出去,目标是冷明慧!

  冷明慧和庞虎莲之间顷刻之间是生死攸关之际。

  斗然那剑胆来到面前,冷明慧知道此物异种,一偏身便躲开去。

  同时,庞虎莲则趁势打了冷明慧左肩一掌,冷明慧一痛,连退了三步。

  第五先生大笑收回剑胆,朝庞虎莲道:“庞兄,冷先生交给你了!”说完一扬身便往乐渊楼而去!

  庞虎莲转头向冷明慧冷笑道:“堂堂天下第一诸葛冷明慧,今日也得死在我庞某人手中……”

  话声一落,庞虎莲大笑又连出四拳!冷明慧吸气倒退,依旧该击中一拳,口中一喷血,摔撞到墙角。

  庞虎莲大笑,又一抢进,左手用的是“天地”中的“大声不入”;右手则施的是“天道”中的“动阳同波”。这般夹击,正是必杀之着!

  庞虎莲不禁笑意涌上眼中眉梢,这一杀毙冷明慧,庞虎莲三字必永留武林战史!

  果然,庞虎莲永留于拳战史上,被誉为“最笨的失败者!”

  武林拳战史第九百三十六页。

  明宪宗成化七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夜,冷明慧、庞虎莲一战。

  庞虎莲以力败,冷明慧以智胜!

  拳战史的评断是以当时在一旁观战的苏小魂为证。

  “冷大先生以伤残经受庞虎莲双击,而用正掌经脉运行贯注于双腿,毙庞虎莲于立时。”

  拳战史的结论是:“庞虎莲足堪为本拳史宗师级决斗中最笨的失败者。”

  补注是:“原因无它,以已之实,攻敌之无,而今敌之实攻己之虚,谓之极笨也。故,庞虎莲自本史宗师篇除名,以其差其兄庞花莲多多矣!”

  冷明慧忍着痛苦站起来的时候,就听到一阵掌声,是苏小魂和六臂法王来到!

  苏小魂看了庞虎莲的尸体叹口气道:“冷大先生的机巧应变,果真称得上前无古人……”

  冷明慧苦笑,看着自己双肩道:“只怕这对脑子以后无法使力了……”

  六臂法王一笑,手上结了“如来念意”大手印拍向冷明慧背上天柱双穴。半晌,六臂法王深吸口气道:“并非完全无望……

  冷明慧叹道:“大师用不着安慰冷某……”

  六臂法王笑道:“出家人不打诳语。”

  冷明慧摇头道:“冷某事小,知静和京兄恐怕……”

  苏小魂脸色一变,急声道:“我们快走!”

  第五先生在乐渊楼后院找到了冷知静和京十八的尸体。

  他叹了一口气,对于冷知静和京十八的友谊也为之动容。一刹那犹豫,亦竟不忍心翻动京十八仆倒于地的身子。

  那十艘巨舰的位置图也必然在京十八身上,他第五剑胆在倒可以随手取来,哪管冒死人大不讳?

  终究,自己虽是蒙古后裔,然而受中原教化五十几年,要下心全然不顾眼前仁义的京十八和冷知静,到底还是无法下手。

  人尽仁义,无论是敌是友,同样尊敬你。

  昔日,唐门唐家老太太敬重于老头子死的壮烈不屈,犹以厚礼送老头子回苗疆老家。

  他第五剑胆为一世枭雄,如是停立良久。

  终是朗笑一声,拱手对京十八一拜,转身便扬长往夜空而去!

  苏小魂注视着冷明慧抽搐的背影,沉默无声。

  天下间有什么比白发人送黑发人更悲惨?天下间,又有什言词可以安慰丧子之痛的父母心?

  他已不忍看!想那冷家父子由大恶之中顿醒,转而成为大善道力,一幌两年时间,多少武林同道受其思泽?

  苏小魂无言,转身回走。

  六臂法王亦是,眼前两尸中人,但是能脱出自限自利,而走向造化大变。而今却死于非命,而今却情何以堪?

  和尚无泪,唯深叹处,竟不由自主颤抖……

  冷明慧进入冷知静最后卧眠的房内,茫然回顾。

  而情,却浓浓不信;就此,相伴二十来年的独子已魂归?

  他无泪,淌的是血,血滴了一心,心如爆、如炸、如火、如熬、如灰……

  他呆坐倚窗前,蓦地发现冷知静置于桌角的词。

  词,给羽仙、给父亲。

  羽仙一阙是:“离多最是,东西流水,终解两相逢。浅情终以,行云天定,犹到梦魂中。可怜人意,薄于云水,佳会更难重。细想重来,断肠多处,不与者番同?”

  他一叹,复观给自己的一阙:“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技芒鞍轻腾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凭生。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情。”

  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情!

  冷明慧轻念深叹,便坐靠手窗前。

  窗外远处,是山。山,墓的一片霞光东来。

  又是一日!

  日日如昨,只是,景物依旧,人事全非。

  他茫然临那东来晨曦,任令涌入窗内自己无泪的双瞳。

  瞳中无泪,只剩茫然。心到死处,也无悲哀,也无笑。

  苏小魂和六臂法王没有打扰冷明慧,只是默默将冷知静和京十八的尸体端正放入棺木之中。

  棺木两旁,洞庭七十二寨的弟子肃立于旁,个个眼有泪,有泪……

  谁能无泪对英雄棺。

  潜龙和红豆赶来,对着和自己同生共死过的朋友,尽力要留下最深切的一瞥。

  情哪堪,至友忽去?

  钟玉双和大悲和尚也来了。由桐城赶往孔城,一路上他们的心纠成一团。

  齐一刀人已离开桐城,谭要命尾随而去。

  谭要命不是想来看冷明慧,而是他觉得,与其口里安慰,不如杀灭狂鲨帮来祭奠。

  苏小魂和六臂法王来到院子,对第五先生留下的脚印深思。

  “他来……”苏小魂道:“便走了。”

  这不是废话。

  一个“便”字,代表第五先生并没有对死人不敬!

  六臂法王明白,轻叹道:“设非名利二字,第五先生何当不是值得一交之人?”

  心中还能体念“仁义”二字,便是还有人性!

  两人轻叹,钟玉双和大悲和尚走来。

  钟玉双叹道:“齐一刀已经离开桐城东回海上。”

  六臂法王轻叹道:“只不知第五剑胆人在哪里?”

  大悲和尚道:“想来也是往东海去了。”

  苏小魂点点头,道:“如今计划恐怕将有所改动。”

  钟玉双接道:“最怕是洞庭湖王的继承人不知是谁?”

  众人方讨论着,屋内突然传来哄叫之声,而且越来越大,似有什么事叫众人意气激昂。

  六臂法王、苏小魂互着一眼,当下便往屋内而去。

  钟玉双要走,对那大悲和尚讶道:“和尚你不走?”

  大悲和尚苦笑道:“和尚已经知道是什么事了……”

  “哦?”钟玉双讶道:“什么事?”

  大悲和尚目光投向屋里,叹气道:“潜龙惨了!”

  惨!惨!惨!连三惨。

  潜龙啊潜龙,你走什么狗屎运。

  潜龙一见那苏小魂进来,立即跃身上前哀求道:“好个苏爷爷,救救我吧!”

  苏小魂愕道:“怎么啦?”

  红豆一步过来,道:“洞庭七十二寒打算推举潜龙哥为洞庭湖王!”

  “是啊!想当年江湖上四大除恶杀手,潜龙大侠正是居功厥伟!”

  “请潜龙大侠领导我们替老湖王报仇!”

  声音如浪,波波高扬!

  潜龙看底下那些洞庭弟子,真是一肚子骂滚在胃里,怎也消化不良。

  笑话!真是天下大笑话!

  潜龙我浪子一个,今天洞湖落在我手里,不保明儿就烟消云散。

  开玩笑!什么潜龙“大侠”?这辈子第一次听到这狗屎鸟蛋话。

  “不行!不行……”

  潜龙一听说话的是苏小魂,当下感激的有那“土为知己者死”的豪情。

  苏小魂举手,表示大家肃静,又投给潜龙“安慰”一瞥。这一眼,差点让潜龙痛苦流涕。

  耳里,只听苏小魂道:“各位洞庭湖的弟兄们!你们这样法,潜龙兄怎会听得懂?不如大家随我叫‘潜龙当帮主,领导我复仇’!来,一、二、三,喊——”

评论区

表情

共0条评论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

随机推荐

点击排行

评论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