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本站!
第十三章 傲霸之争 狂鲨之叛
  • 小说名称: 第十三章 傲霸之争 狂鲨之叛
  • 更新日期: 2020-01-10 15:11:04
  • 小说作者: 鬼谷子
  • 下载地址:  字数有限,下载看完整版
  • 授权: 转载
  • 小说状态: 已完结

相关章节

第十三章 傲霸之争 狂鲨之叛

  金雷只能朝着蜂涌上来的大鹰爪帮徒众叹气。

  真不知道哪个混蛋敲的锣,平白将那两层灭敌绝计毁去。

  金雷叹了一口气,朝金豹苦笑道:“方才未听君言,今后悔已晚。”

  金豹长叹,恨恨道:“齐二郎已先往东海而去了!这小子倒见机的快!”

  金雷道:“你打算如何?”

  金豹稍一沉思。耳中传来的尽是砍伐打杀之声;目中是火光四起,刀剑齐飞。

  他沉声道:“回高丽!”

  “回高丽?”金雷惨然道:“有何面目回去?”

  金豹咬牙道:“全战一年前被俞傲打败后,躲在云山苦练剑法。我去找他,终是还会回到中原来的!”

  金雷点点头,长吸了一口气道:“豹兄,请保重!”

  金豹一愕,道:“雷兄不走?”

  金雷摇摇头,望向半山腰缓缓道:“本门弟子正在血战,金雷身为掌门岂可临阵退怯?”

  金豹急道:“雷兄……”

  金雷忽地提刀在手,大喝道:“豹兄,复仇之事来日交给你了!”金雷说完,口中往山下大喝:“苏小魂,金雷来了!”

  金天霸将虎皮椅搬到决战坪上。手上,是东西两路的报告。

  西路在晨成初现时全垮,金电死,第五先生走!唯一值得安慰的是,第五先生伤了钟梦双、冷默,赵任远;东路,在卯时将尽时兵溃。

  齐二郎先一步回东海,金豹下落不明,金雷被苏小魂所擒!

  至于自己所掌握的中路,只怕挺不住到正午时刻使得在三路人马夹攻下溃散。

  他金天霸不是提得起放不下之人,这回来的目的就是要以申屠天下的鬼刀斗俞傲。而今,再多死伤已是无益。

  金天霸虎地从椅上站起,大喝道:“传令下去,本门弟子一律停止战斗!”

  这命令,刹时滚滚直传往山下去,落入了俞傲耳中!

  金天霸的挑战,终于到了!

  俞傲一刀,惊鬼泣神。

  天霸鬼刀,狂天傲地。

  俞傲自从上了决战坪见了金天霸,到了一步步走向金天霸前三丈处停步时,总共走了八十一步。

  金天霸眼睛一亮,笑道:“很好。”

  俞傲点头,道:“很好。”

  两人之间,便无再有言语,只剩肃杀。

  此时,苏小魂、钟玉双、六臂法主、大悲和尚、葛浩雄及鹰爪帮弟子已围绕在决战坪外。

  另外,金天霸带来的人,亦占据一隅凝神观察。

  就此凝神此刻,赵任远、冷默也叫人抬了上来;身旁两骑,则是朱馥思扶着钟梦双,也赶来观看足称刀战史上的高丽、中原刀法第一名家的决斗!

  金天霸脸上略略一微笑,四下环顾,只是见那簇旗迎风拍响,数千上万道目光俱投向自己和俞傲身上。

  这一番看下来,不禁仰头狂笑,足足笑了片刻,方将双目瞪向俞傲,眨也不眨。

  俞傲不动,隐然已感觉到眼前金天霸所发散出的杀机霸气;果然称得上狂天傲地。

  俞傲一想及此,不禁豪气大生,口中一声龙吟,手动,出刀!

  便此时,金天霸已亦摔鞘出刀,奔向俞傲而去!

  两把刀,一是昔年宇内三仙“刀法第一”申屠天下的鬼刀;一是昔年制刀名家到秀才毕生心血的蝉翼刀。

  蝉翼如纱、如雾、如梦。

  蝉翼为刀,刀锋所过,如丝、如线、如痕、如隐。

  鬼魅如影、如虚、如魇、如亡。

  鬼魅为刀,刀锋所斩,如断、如裂、如灭、如毁。

  俞傲、金天霸已然手上利刃交响。便这一声中,双方各自使出了一百二十五招!

  金天霸手上沉刀似是有鬼有魅,前后飘浮想动,几以为无所不在!

  俞傲手中快刀,则如轻风过草,全无痕迹,又令人为之眩目!

  双方一使完前面一百二十五招,立时身位互转,又各自出招一百二十五。

  如此,不断互换位置,出手竟达十二次!双方的挥动已达一千五百招。真够值回票价。

  赵任远叫人撑起来看,眼前如许精彩绝伦,只弄的他连病痛都忘了。

  耳旁传来一句:“过瘾,真过瘾!”

  赵任远闻言,应和道:“这一战真可以名垂千古!”话一说完,忽地想起是冷默发的声音,不觉惨然一下。只是眼睛舍不得离开场中交错的人影,口里只道:“喂!冷漠,你还好吗?”

  那厢,冷默有气无力道:“好……你的大头!漂亮……这三刀漂亮……赵大人你怎么了?”

  赵任远半骂道:“我?哥哥我不是为了你……好!好身法!刀更俊!……如果不是为你早就……俞傲漂亮!”

  蓦地,传来朱馥思、钟梦双双双斥道:“吵死了!”

  苏小魂注目于场中那双飞人影,耳中听那赵任远、冷默对话,不禁菀尔一笑。

  此际,场中俞傲、金天霸双斗已达三个时辰!

  苏小魂朝葛浩雄道:“葛帮主,可否令责帮弟子掌火?”

  葛洁雄似已看痴,并未搭理。

  苏小魂一笑,又说了一遍。葛浩雄似是由恍然中醒来,大悟道:“是极……”

  当即,便传令道:“大鹰爪帮墨鱼鱼旗弟子掌火!”

  一片光亮耀目中,已最少有三百火把高举。

  六臂法王凝眸场中许久,此时才对苏小魂道:“苏施主果然大非常人!老衲折心不已!”

  大悲和尚可不服气:“什么跟什么,天暗了叫人弄几把火也算非常人?大和尚有没有搞错?”

  六臂法王一笑,道:“大师,俞施主和金施主已经交手几招?

  大悲和尚想也不想,道:“对换十四回,总共各自出一千五百六十八招!”

  六臂法王轻一叹,道:“大师的眼睛有没有离开过?”

  “笑话!”大悲和尚道:“这百年难得一见……除非是笨蛋或者已知道结果的才会……”

  苏小魂是不是笨蛋?

  不太象。

  大悲和尚讶异转头看了一下六臂法王,又立即将目光投入场中决战坪上的两把刀,道:

  “若非那臭小子已经知道结果了?”

  “不知道!”苏小魂回答的很明白。

  “喂!大和尚!”大悲和尚叫道:“你不是寻我开心吧!”

  六臂法王笑道:“苏施主虽然不知道俞施主和金施主之战的结果,不过,在第一千五百七十九招时已经明了一件事。”

  “什么事?”

  “到目前为止双方还没有使出真的实力。”

  “什么?他们以为我们来看猴戏的!”

  “不是!”六臂法王苦笑道:“他们不过从对方的出招,出手中去领略武功心法、刀上回力。”

  大悲和尚讶道:“然后呢?”

  然后,六臂法王轻念了一声佛才叹道:“真正的鬼刀和闪电刀出,便足以分出生死胜负!”

  场中,第十五回换位,双方共出了一千七百五十招!第十六次,双方又各自出了一百二十五刀。

  大悲和尚叹道:“大和尚是在第几招发现的?”

  六臂法王道:“一千五百八十二招。”

  大悲和尚笑道:“和尚好利害,在场众人只怕你属第—……”

  六臂法王苦笑道:“不!若非老衲见了苏施主朝葛帮主说话才猛然看出,否则也是一样。”

  这时,苏小魂忽然一叹,道:“我是第二个知道的。”

  大悲和尚一愕,道:“谁是第一个?”

  “第五剑胆!”苏小魂叹道:“他在一千五百六十二招时便看出了……”

  六臂法王急道:“他在哪里?”

  “走了!”

  “走了?”

  “对。”苏小魂叹道:“他发觉我在注意他就走了。”

  “你为什么不拦?”问的是钟玉双。

  “第一,拦不住!”苏小魂叹道:“第二,只怕我这一喊俞傲便得当场丧命!”

  俞傲当然想和天下最神秘的第五先生一较高下,只要他一分心,就立即丧命金天霸手上鬼头刀下。

  所以,苏小魂不能喊,只有眼睁睁看第五先生在对方阵营中消失。

  俞傲在使出第两千七百五十刀,已是第二十二次换位。

  此时,玉兔已沉,金鸟将出。

  俞傲只觉全身血脉畅通无碍,所有细微的反应已然趋向于顶峰!金天霸呢?

  他手上使的申屠天下“鬼刀”必杀法,经过出招两千七百五十次已然是融汇于心,其中任何的变化技巧,用力使劲上全然无所滞凝。

  金天霸微微垂闭双目,领略刀锋所过带起的风声。

  啊!多象那长白极顶上的雪打大地呼啸漫天啊!金天霸用心听刀,已入浑然忘我之中。

  便此刻,心中亦有感应,心中一股意念清明,瞬间知道眼前俞傲亦已进入禅定之中,任何一丝行动,已牵起他们两人相互的刀动行进。

  便此刻,其实两人已化成一人,两刀正似如天如地,相峙又相辅,壑然之间丝亮无缝圆满!

  第三千刀该是胜负分明。

  俞傲一刀,惊鬼泣神!

  天霸一刀,狂天傲地!

  晨曦划破天际,星辰、落月、黑暗。

  第三千刀出!

  武林刀战史,第一千零六十八页。

  时:明宪宗成化七年十月九日,晨,破晓时分。

  地;霍山决战坪。

  人:金天霸、俞傲。

  观战人数,两万零二十八名。

  刀战史第一千零六十九页。

  注:昔日嵩山之下只有金天霸出刀,所以未予计入。

  刀战史第一千零七十页。

  评语:为本史至今为之最成功,亦是最失败的一战。

  胜:俞傲、金天霸。

  败:俞傲、金天霸。

  第三千刀出,出于天地之间,化于天地之外。

  俞傲、金天霸的第三千刀并没有砍向对方,而是落向朝至东曦、落向天、落向地!

  当鬼刀和蝉翼刀双双向半空中“笃”地定入大地上的同时,俞傲和金天霸的手已紧握住,两人无言,言尽在眼中!

  第三千刀出,天灭地毁,只不过叫两人各叫对方一刀送入黄泉罢了。他们不是不想试,而是双方气机之中的天地璇桥已成,这一瞬间彼此由禅定中大是相惜。_手上略已缓,刀已自掌中离。而手势不变,便相搭扣一起。

  此时若是手上有刀,两相命。俞、金二人皆自明白。

  明白的事便不用的着言语。所以,金天霸大笑,对那朗朗晴日大笑,才道一声:“不枉此生!”便即转身,大步迈向鬼刀落处,拔起回鞘。

  就此,迎着朝阳和风,往北,往长白、高丽而去。

  潜龙着着这些朋友招摇而来,不觉摇头道惨。

  与红豆大礼,眼前这些家伙来了便有一番好闹!

  “干什么?”赵任远挣扎叫道:“哥哥我重伤赴宴,你不感动啊?”

  “感动,感动!”潜龙苦笑道:“来的真是情深意长!”

  “算了吧!”钟玉双哼道:“你定这个月十五,本来以为我们赶不到对不对?”

  “没有哇!”

  “没有?”朱馥思嗔道:“只是你没想到我们退金天霸退得那么快!是吧?”

  钟念玉也道:“潜龙大哥,你到底有没有诚心?”

  潜龙除了逃跑以外,还能怎样?他立即钻入和尚群中,远离女人。

  六臂法王失笑道:“施主躲个啥?”

  大悲和尚笑道:“可别逃婚,否则那相思红豆可不饶人的!”

  众人正在哄笑,那门口传来,“洞庭湖王京十八及冷知静大侠到!”

  果然,门口朗笑声中,京十八和冷知静踏入。

  苏小魂迎上大笑道:“湖王别来可好?”

  “好!好!”京十八笑道:“本湖弟子造了十艘巨舰准备和那狂鲨帮大干一场,这怎能不好?”

  那厢,门口中又传大笑,只见是名老叫化子到,不是雷齐是谁?

  潜龙叹口气道:“惨了!”

  雷齐大声道:“惨什么?”

  潜龙苦笑,叹气道:“怎么不惨?老叫化来,而不在东海和那齐一刀对抗便有文章了—

  —”

  雷齐大声道:“什么文章?”

  “还有什么,”潜龙苦笑道:“便是想借我的行礼大典来讨论对付狂鲨帮之法,怎会不掺?”

  雷齐大笑道:“聪明!”

  皱风景!潜龙心里大骂,口上可是很豪爽大笑的真辛苦。

  赵任远倒真够朋友地安慰道:“还好,万夫子和唐门的人没来……”

  正说着,高雷和万夫子已双双而至!

  “柳三剑和金大霸都失败了。”

  “是!”“第五剑胆呢?”

  “行踪不明。据说俞傲、金天霸一战时,他曾在旁观战。”

  那老人听了回答,缓缓点了一下头,隔一片大洋往远方大陆看去。

  此地,他正坐船桅顶端,另旁,是名忍者打扮的精壮汉子!

  老人注视陆地良久,才缓缓道:“那片中原大陆,我上回上陆的时候是十年前了?”

  老人的感叹是因为感受到死亡已经在向其招手。

  那名汉子恭敬道:“是!”

  老人一笑,又适:“十年前我没有听过苏小魂这个人……他是怎样的一个人?

  竟然可以崛起而领导中原武林!”

  汉子恭敬道:“苏小魂是钟家女婿,三十二岁。使用的兵器是天蚕丝,武学心法是大势至般谷……”

  老人摇头打断道:“有人有义,视友如已。”

  老人默默望向西方,一轮夕照已将落;顶上,颗颗繁星出来。

  老人复着向起伏波涛,只擎的船壁滚出翻翻白浪,果真如那中国大诗人所言:卷起千堆雪!

  雪?雪子!

  老人似乎想起一件极为珍贵之物,悠然道:“雪子怎么样了?”

  “禀告帮主!”那汉子恭敬道:“雪子姑娘在国内很好,请帮主放心。”

  这老人便是狂鲨帮帮主齐一刀。

  老人大笑,豪气干云道:“我齐一刀终会统治中原武林的……哼!那冷明慧的下落找到没有?”

  那汉子屈身道:“属下无能,未能找到……”

  齐一刀点点头,恨声道:“好个冷明慧!竟想将老夫辛苦创立的海舰大联合拆散毁灭!”

  “中本义一!”

  那汉子恭声道:“属下在!”

  齐一刀冷然道:“立即派人追杀冷知静!”

  那名叫中本义一的汉子恭敬应了一声“是’便跃下船桅,迅速将齐一刀的命令传出。

  中本义一指使的是四杀组中的“无限”!

  无限,只有六名忍者构成,全数来自甲贺谷。无限组的组长叫无限界。

  中本义一下的命令很简单:“无限兄,帮主想早点见到冷知静的头。”

  无限界是个沉默的人,他认为动手比用动口有用的多。所以,他只是一点斗,转身便消失总舰的甲板上。

  中本义一满意极了,对于甲贺的暗杀术他很有信心。

  就在他打算向齐一刀报告的时候,已经看到了齐二郎自海上乘舟而来。

  齐二郎的样子并不好看,不过,必有不少的情报可知。

  “你遇到了第五剑胆和庞虎莲?”问话的是齐一刀!

  “是!”齐二郎跪在船板上恭敬道:“庞先生的武功已经复元……”

  “第五有没有告诉你一些什么?”

  “有!他说赵任远受了重伤,已经和朱馥思返回大内疗伤,只怕一年半载不能用武。”

  齐一刀哼了一声道:“还有呢?”

  “冷默和钟梦双亦双双受了重伤,已往钟字世家去……”

  齐二郎接道:“潜龙和红豆接管绿盟之后,已经配合唐门清除我帮在中原中部的势力……”

  齐一刀冷冷道:“那位中原第一刀法名家呢?”

  “禀告师父,”齐二郎道:“俞傲和他的妻子钟念玉行踪不明……”

  齐一刀眼睛一亮,寒声道:“中本义一。”

  中本义一往前一步,跪下道:“属下在。”

  齐一刀道:“传下令去,找到俞傲……要活的!”

  “是!”

  齐一刀又向齐二郎道:“第五先生还说了些什么?”

  齐二郎脸上露出一丝惧色道:“苏小魂已经东来,打算向本帮挑战!”

  “哈……”齐一刀笑道,自船桅杆上立起,双目精光暴射!对远处岸上大喝道:“苏小魂来吧!齐一刀等你!”

  月,无声投射于大地,海岸,有声的是刀声、笑声!

  安徽白兔湖畔的铜城,不但城大人多,而且文化昌盛。

  钟玉双对着市集上繁行的人群和一路挂卖的字画,便满心的愉快。

  她笑着朝六臂法王道:“大和尚,可别被十丈红尘给迷惑啦六臂法王一笑,道:“我心有佛,迷不了的——”

  叹气的是人悲和尚:“各位肚子不饿啊?”

  钟玉双耳尖,笑道:“和尚这身臭皮囊眷恋的很哪——”

  大悲和尚看看顶上一轮明月仰起,只觉肚子一番咕噜噜叫!他苦笑道:“还好!”

  苏小魂开口了:“前面那家大名楼很是有名。我们便到那儿打尖吧!”

  大名楼,铜城第一楼。不但大,而且有名。

评论区

表情

共0条评论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

随机推荐

点击排行

评论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