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本站!
第十一章 湖王血耻 绝崖噬血
  • 小说名称: 第十一章 湖王血耻 绝崖噬血
  • 更新日期: 2020-01-10 15:09:07
  • 小说作者: 鬼谷子
  • 下载地址:  字数有限,下载看完整版
  • 授权: 转载
  • 小说状态: 已完结

相关章节

第十一章 湖王血耻 绝崖噬血

  风月长,水波摇,只那英雄美人泪。

  风月台水波阁,庞虎莲和京十八对峙其上。

  这是男人之间的事,所以每个人都在沙洲上观看他们的决斗!庞虎莲仰目见那已落的月华,轻一叹,道:“京十八果不愧是京十八。”

  京十八雄立,注视东方将升的晨曦,沉声道:“如非你这般作恶,京某将洞庭七十二寨给你又如何?”

  庞虎莲双目又一闪,嘲笑道:“这话又何不早说?”

  京十八淡淡道:“就算早说了,到头来那名利两字还领着你违背良心……”

  庞虎莲大笑道:“出手吧!”

  京十八傲然道:“请——”

  上午洞庭弟子正目不转睛的看着湖中风月台水波阁上的决战。

  只见那端,京十八和庞虎莲两人将手掌缓缓往前推出,使此一瞬,如闪电般交错两人交错起来。

  苏小魂并没有和钟玉双站在一起,而是和六臂法王凝目观向湖中,这原因很简单,钟玉双的身边还有朱馥思和红豆。

  六臂法王注视场中两人身影手法,喃喃道:“好!武学一技,大多巧思多妙——”

  苏小魂凝思半晌,点头道:“洞庭空明拳别具巧思之处甚多,而那庞家的三天极门神功,亦是宗师典范。”

  六臂法王轻叹道:“只怕空明拳不是三天极门的对手!”

  “若以掌理,的确如此!”

  “苏施主之意是?”

  “天时、地利、人和,三种因素一加,那庞虎莲未战已竭……”

  六臂法王点点头,道:“这是因素,可是……”

  苏小魂目不转睛的问道:“大师有何高见?”

  “衰兵也有胜时!”

  苏小魂一震。

  眼前湖中的两人,那京十八是历经多少痛苦,其中怒化为拳,加上洞庭人心自是气势非凡。

  另外,那庞虎莲苦心积虑大半年,眼见将成之际而被京十八所坏,何不愤怒?

  况且!庞虎莲此刻心中所想,必然是两败俱伤——他已然无法出洞庭之外,能做的就是与京十八玉石俱焚。

  一想如此,方知六臂法王眉间忧虑为何?

  京十八的空明拳实中有虚,虚中有实,讲求的灵巧变化,往往出人意料。

  庞虎莲的三天极门,则是以“天地”、“天运”、“天道”三大心法相互融合而成,讲求大开大会,气势所及,如山迎面,不动峙立!

  双方缠斗至两百三十四招时,京十八突然发觉自己手上所使的空明拳竟然越来越沉重!

  京十八内心一紧,只见那庞虎莲两拿十指间的变化越来越简单!

  几乎,十指已近不动,而手臂每一挥洒,自己的拳势竟不由目主的被带动。

  京十八内心大骇,只见那庞虎莲冷笑道:“可借你这洞庭空明拳只是浪得虚名。”

  京十八双臂振力,又交手了四十五招,到了第二百八十招待时,京十八越是奋力抵抗,越觉身子重了下来!

  苏小魂注视湖上变化,忽然朗笑大声问道“法王,禅的道理在哪里?”

  声音不大,却是内力贯足,直通湖内!

  六臂法王一愕,尚未答,那端大悲和尚抢先笑道:“在目前……”

  苏小魂朗笑道:“和尚胡说,我为什么看不见?”

  大悲和尚大声回应道:“你心中有一个我,当然看不见。”

  钟玉双此时亦加入了问答,亦贯足了内力朗声道:“我因为有你才看不见,你看见了没有?”

  大悲和尚高声笑道:“你不但有我,又有你的观念,在你我二者辗转之下,怎么能会看得见呢?”

  钟玉双笑道:“假使我没有你我的观念,能否见禅?”

  大悲和尚叫道:“没有你和我的观念,那谁看见了禅?”

  注:前段对话语出自惟宽禅师开悟一位和尚时的对话。

  京十八方觉身子越来越重,体内气机竟开始混乱起来。

  心头不由一阵悲哀,今日若不击败庞虎莲此后又如何有面目去领导洞庭七十二寨?

  心正念此,忽的耳中传来大悲和尚和苏小魂,钟玉双的对话。

  原先,他京十八受众护往蒙古解毒,一路上早已多闻了六臂法王的事理,至鄂洛克泊一战得胜,正返回中原的路上,又多方听到大悲和尚禅机。

  此时,听上那一段禅机,立时便心里有所明了,空明拳的武学真谛,正如那禅学一般,讲求的空灵光明。

  正如禅宗道理,先无“我”便无相对的“你”,待一切放下后,智慧本性不放,自可大悟。

  京十八一想及此,便明白自己一心复仇,叫那愤怒阻滞了自己的空明拳威力!

  一想及此,京十八不禁仰天长笑,身心一下子进入大悦境界,全然无我京十八,无你庞虎莲的对峙。

  便值此无机运转,手上只觉一轻,身势在转动间,也自灵活无滞。

  庞虎莲本想到第三百七十六招时擒下京十八以为自己退身之路,而且,眼见将成。

  谁知,岸头那端一番狗屁竟然叫眼前这京十八如获顿悟!

  只见京十八手势如前,然而内涵深蕴,便自比先前雄阔百倍。

  庞虎莲越打越惊心,待想跃湖脱逃已经来不及。

  只见那京十八一个直拳迎面而来,竟是千方躲闪不及。

  京十八本已打的浑然忘我,只觉本身出拳投足上惧是突破以往苦思不解之处,便得端的是得心应手。

  便此一路下来,直到打中了庞虎莲,方自醒来。

  眼前,那庞虎莲已然面目俱叫血染,踉跄倒地。

  京十八大笑,注视庞虎莲道:“何苦——?”

  庞虎莲挣扎着,竞站不起来。

  京十八见他狼狈相,慈悲之心不禁油然而生。正待伸手扶他。

  蓦地,湖面一响,只见一道人影跃出水面往京十八便是一刀。

  “齐二郎——”苏小魂突见此变失声道。

  那湖上水波阁内,京十八一翻身才避过这“击浪”名刀的袭击,忽的又一团烟雾罩住了风月台!

  京十八大喝,凭风辨位,连拉了三拳,却是全落入虚空之中。

  湖岸这端,纷纷大喝,跃上快舟便要快迅抢进!

  舟行至半,水中竟又冒出十来名扶桑忍者妆束之徒,只见他们手上丢出一物,竟是霹雳弹之类。

  轰然大响中,众人落水。

  那洞庭弟子岂肯干休。

  在洞庭湖上竟敢撒野,立时纷纷潜下了水,和那些扶桑忍者算要决斗水下工夫。

  苏小魂那艘快舟未受波及,迅速到了水月台上。

  此时,浓雾已散,只见京十八皱眉独立其中,一旁,那庞虎莲已然不见——。

  本几,那些洞庭湖弟子纷纷自水底冒出,并未找到那些东瀛忍着……。

  狂鲨帮!

  东海狂鲨在齐一刀的带领下,已然公开的进犯中原武林!

  洞庭总寨大厅,目是各路英雄群集,大贺那京十八重掌江湖。

  红豆四顾,却不见苏小魂在场!

  钟玉双默默独立于初秋月下,身后,红豆走来。

  红豆笑道:“姐姐怎么不进去?”

  钟玉双一笑道:“他走了——。”

  “他?他是谁?”红豆只觉心里一紧。

  钟玉双一笑,道:“苏小魂——”

  红豆脸色一暗,低声道:“为……为什么?”

  钟玉双淡淡一笑,道:“我们进去吧——”

  苏小魂为什么要独自离开?

  因为三个女人!

  所以他先告诉钟玉双,他将往北对抗金天霸。

  一大早,便自先离去,留下钟玉双一则是免得红豆、朱馥思起疑,二则钟玉双如何来让红豆、朱馥思明白,心不死于情结,烦恼自由生!

  苏小魂的想法是,朱馥思和红豆与钟玉双相处久了,自然而然会体会出“天下最具有妇女美德的女人”的的确确是他苏小魂的最合适的妻子。

  大厅内,众英雄豪杰讨论他们如何对付东海狂沙帮,以及阻止金天霸南下的声浪逐渐高了起来。

  钟玉双悄悄向京十八道:“湖王——,苏小魂已然先往霍山而去,我们几个也将于今晚离开。”

  京十八愕道:“姑娘何须走的这么急?”

  此时,六臂法王近身过来,道:“老衲已经调配出解那庞虎莲所下的‘断魂散魄粉’……”

  京十八惊喜道:“多谢大师仁心——。”不知有那些药材要准备的?”

  六臂法王摇摇头,取出玉犀角;只见原先是浩白无暇的玉犀角上竟有了黑点。

  六管法王笑道:“老衲苦思良久,方想到这玉犀角所吸出来的京施主身上的五种剧毒,已然成为解毒圣药……”

  京十八愕道:“有这种事?”

  六臂法王含首一笑,道:“这五毒在京施主体内长久受内力积压,提炼,又经这玉犀角上的吸附力,更使那些毒元付有遇毒便吸、便克,此即水可以载舟,亦可以覆舟的道理!”

  京十八闻言大笑,拱手道:“京某代表所有洞庭弟子向大师道谢……”

  六臂法王一稽首,道:“何须作此言?老衲和大悲大师,赵施主先往山西去了……”

  京十八恭敬道:“来日江湖得安,武林得靖,京某在向法王请教佛学……”

  大悲和尚一笑,朝赵任远叫道:“和尚大人走吧!”

  钟玉双她们三个女人出发的时候比前后三个和尚晚了两个时辰。

  无论如何,三个和尚和三个女人走在一起总是很奇怪的!

  朱馥思并没有向京十八挑战,并不是她忘了这件事,而是因为“风铃三十二打”

  的真髓她还没能完全领会。

评论区

表情

共0条评论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

随机推荐

点击排行

评论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