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本站!

我的隐私值多少钱

来源:技术探讨    更新时间:2019-11-09 12:38:20    编辑:老王    浏览:254

  现如今,用户没有什么确切的方法去理解他们的信息值多少钱。诸如BlueKai(数据管理平台)这样的公司以及他们的产品Registry尝试让所有人都知道在线广告商对他们有多了解。其他的服务,比如PrivacyFix向那些主要在线服务(如谷歌和脸谱网)提供了客户的价值评估。但是,相比你每天要访问的海量网站,对你的真正的网络价值进行粗略的评估也很不可信。随着对数据搜集的揭示逐渐进入大众意识,对此的关注看起来也在逐渐增长。

  按照立夫谢茨的说法:

  我认为我们已经开始调整我们信息的价值了,但是进展很慢,逐步地往前走。我认为总体来说这是个发现的过程。在大部分时间里,我们确实不知道人们如何衡量名字和电话号码,更不用说众多爱好的价值了——比如他们喜欢看哪种类型的电影,在Comcast(有线电视公司)上倾向于看什么样的频道。我认为需要一点儿时间去确定自己的价值,而且我认为大部分时间基本上会是对服务讨价还价:“好吧,我给你这个来换你的那个。”如果这个服务本身是免费的,那么你就将付出自己的价值。

  目前为创新提供资金的模式依赖于公司利用个人数据创造出比提供服务更高的收入。这本不一定是件坏事,但在这里,它就是坏事。

  而且还不只是钱的问题。人们渴望去创造对终端用户有吸引力,个性化且对他们有用的东西,但如果对用户一无所知,这么做的难度也是很大的。风险在于,人们越来越对挖掘数据不感兴趣,因为他们觉得他们信息的价值超过了他们得到的服务。不过要想在搜索技术中获得突破,还需要更多的数据挖掘。很少有公司会认为量化一个用户的信息对公司的价值是有好处的。如今的公司没必要这么做。他们可以随心所欲地提供给客户或多或少的价值,根本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作为用户,我知道我的地址或者我的爱好对于某个服务来说值4美元的时候,整个工业的状况就改变了。立夫谢茨将当前的市场状况和伊斯坦布尔的大巴扎相提并论。随便哪个商品都有大概25个卖家,除非你讨价还价,否则你就不会知道该商品的真正价值。考虑一下那些比价引擎,它们算是非常新的发明了。它的出现是为了服务于这个低效市场中的需求。在这类引擎出现之前,你不得不访问若干网站或者给实体店打电话来比价。如今,这一任务很大程度上是由所有的站点自动化处理的。

  用户与公司交换他们的个人数据,得到足够的价值回报了吗?

  聚焦:可能的解决方案——RePriv

  本·立夫谢茨设计了一个名为“RePriv”的系统,试图克服用户担心的一些隐私问题。这个研究项目就是呈现给用户选项,确定在访问网站或者使用服务时分享什么东西。RePriv静静地在你的设备上运行,监控你的互联网和本机行为。听上去有点儿可怕,但事实不是如此:它还是你的,而不是别人的。关键在于它在你的信息和需要该信息的网站间制造一种隔膜。比如,我想访问HarrysWidgetShop.com这个网站,RePriv就会截获网站对我的信息的请求。然后它弹出一个对话框询问我想分享什么样的信息(如果有的话),由我来决定我觉得可以接受的层次。比如我可以选择分享我的性别但不分享我的邮政编码。

  挑战很快就变得很明显了。用户不擅长于理解他们愿意给出的信息的复杂度。原因有几个。首先,在浏览网络时,海量的请求能让最聪明的用户感到吃不消。其次,用户没法理解在他们已经分享的信息之上再分享一条信息的边际价值。换句话说,我的邮政编码对于一个广告商来说可能值4美元,我的车是什么型号可能值0.5美元。但如果广告商综合了这两条信息,其价值能远远超过4.5美元。事实上,其价值要高得多,因为有能力用这些数据和其他数据集进行了相关性计算并据此可能得到的洞见是任何这两个信息在分离时得不到的。

  RePriv能扮演这个精明中间人的角色。它是一个你的个人数据的市场,并扮演一个代理的角色,截获来自站点和服务基于各种目的对你的信息的请求。在某些情形下,它可以免费给出信息(比如优步需要知道我的位置来派遣车辆),但在另外一些情形下,比如在透露我的身高给某航空公司前,它可能决定要先找出这家航空公司对我了解多少,我的信息对航空公司可能有怎样的价值,然后代我协商确定我的信息的价值。

  设计大厦是件异常困难的事情。价格的透明性(即你对某个网站或者服务的价值)是零。甚至没有一个标准的系统让所有的网络事务得以进行。有些是在你的个人电脑上,有些在你的手机上,有些在廉价的平板电脑上,还有一些在没有屏幕的联网设备上。如果没有单一的身份和中间人系统在云端运行——而且所有网站和网络服务都同意使用——那么在可见的未来,我们似乎只能有一个片面的解决方案。

  让我们假定,我们建造了一个类似RePriv这样的服务在云端运行,并在整个网站上服务。我们面临的另外一个大问题是计算数据(推导数据)。换句话说,我可以让系统知道我的年龄和婚姻状况,但是它基于这些变量推导出的洞见,比如我花钱进行一次昂贵旅行的可能性,或者成为约会网站广告目标的可能性,这些信息又该怎么处理呢?谁拥有这些数据?如果我的婚姻状况发生了改变或者我不想告知我的性取向,但是系统基于我之前对该数据的授权已经建立好了档案,又会如何?

  马克·戴维斯有一个基于现实世界的解决方案。这个方案的现实对应物是好莱坞:

  我们制作并销售电影,而且具有你能想象到的最复杂的权利许可体系。一本电影中有上千个不同的成员拥有权利:音乐人、舞蹈演员、片中出现的产品......为了规范与这一复杂产品(电影)关联的各类权利,相关合同的复杂程度也令人叹为观止。对于个人数据,我自己研究出来一个3×3的矩阵来解释归属权。矩阵的左边关乎所有权:有些东西完全、唯一为我所有;有些东西在多个成员间联合或者分享权利;还有一些东西是公共的,意味着它属于公众领域或者为公共利益服务,所以没有人拥有它或者说所有人都拥有它。

  在矩阵的上边是关于数据,有申报数据,也就是明确陈述的东西;然后是观察数据,来自那些对你进行跟踪的设备;最后是推导数据,也就是系统基于对你掌握的一些东西计算而来的数据。于是我们就有了一个很漂亮的3×3矩阵。不过它表明,大部分存在的数据是联合拥有而不是唯一拥有的。

我的隐私值多少钱

  现实情况是,尽管它是我的数据而且我确实拥有它,但我不是唯一对它有拥有权的人。

  看起来,我们有了答案,但是没有实际的方案。确实,搜索系统能认识到有一些数据不属于我,而且能被用来定向服务和投放针对我的广告。但是和好莱坞不同,我们没有方案去解决这样的问题。如果有个数据我不想再让在线服务知道(比如我的年龄),那计算数据该怎么办?在线公司必须着力解决的问题是,一旦他们用来计算档案数据的一个或多个部分不再能存取后,应该如何“撤回”那些计算出来的数据。

评论区

表情

共1条评论
  • 老王杂货铺网友

    尽管它是我的数据而且我确实拥有它,但我不是唯一对它有拥有权的人。

    2019-11-11 14:09:55 回复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

随机新闻

评论排行榜